相关文章

宁波启动出租车行业改革 3500多万有偿使用费将退还

中新网宁波12月24日电(记者李佳赟 林波)近年来,“多、小、散、弱”的出租汽行业因“打车难”、服务差等问题广受诟病,而互联网“专车”的强势崛起,又给身陷囹圄的出租车市场带来“致命一击”,行业改革的呼声日益强烈。

12月24日,记者从“宁波市出租车汽车行业改革”新闻发布会上获悉,受各界关注的《关于深化宁波市出租汽车行业改革的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将于12月25日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为期20天。

根据《意见》,宁波将取消收取市区出租汽车营运权有偿使用费,3500多万有偿使用费将退还。改革方向市场化、营运权使用无偿化、企业经营规模化、网约车发展规范化、运营服务优质化将成为宁波出租车改革的“风口”。

 改革呼声渐起

宁波市现有出租汽车6422辆,出租汽车企业50余家,在岗从业人员约1.5万人。近几年,虽然宁波出租汽车运力规模不断壮大,信息化和服务中心等基础设施建设有了突破性进展,但还存在高峰期打车难、服务质量参差不齐、企业多小散弱、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等问题。

今年1月中下旬以来,滴滴、优步、神州等专车平台相继在宁波开通上线,互联网“专车”对市场的“分羹”,使传统出租车行业更显身形消瘦。

宁波市出租汽车行业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成员、宁波市公共交通客运管理局副局长曹明坦言,由于受到互联网“专车”和公共交通发展等影响,出租车驾驶员收入大幅减少,出现了队伍不稳定,退车退租等现象。

如此背景下,加速出租车行业改革、为驾驶员“减负”成了行业呼声。有人说,出租车行业如果再抱定固有的经营模式,必将在市场竞争的大潮中,被挤跨甚至淘汰。

宁波市出租汽车行业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宁波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副主任汪月娥认为,互联网专车虽为社会公众出行提供多样化的选择,但也存在着不正当竞争补贴、主体责任不落实、专车司机和平台的经济利益纠纷、乘客生命财产信息安全难以保障等问题,从而倒逼出租车行业实施改革。

汪月娥认为,改革迫切需要从体制机制层面着手,政府将做好顶层设计,解决出租车行业中存在的新旧突出矛盾,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的稳定健康发展。

“份子钱”将取消

根据《意见》,从2016年1月1日起,宁波将取消收取市区出租汽车营运权有偿使用费,原一次性缴纳营运权有偿使用费且使用期限未满的,按照剩余时间折算出相应的余额,予以退还。不过,营运权将实行有期限使用,最长不超过八年,并不得非法转让。

据曹明介绍,取消1万元有偿使用费,1辆车每个月可减负800多元,驾驶员的承包费肯定会有下降,但是要根据不同企业以及车辆的实际情况来确定。此前,在行业协会的倡议下,出租车企业大多建立了与驾驶员服务质量相关联的承包费考核奖励办法,司机想要获得承包费的减免或者返还,首先需要做好服务。

而市场化也是此次改革的主要方向。曹明表示,出租车运价也将加入“市场化”元素,出租车经营者可根据市场制定个性化需求的特殊服务项目价格,今后或将逐步推进传统出租汽车运价市场化改革。

“此外,还将建立运力规模动态监测和调整机制,由第三方机构监测,定期发布行业景气指数、白皮书,评估市场供求情况。”汪月娥解读道,以后每年新投放多少辆出租车、什么时间投放,可根据动态监测得出的大数据来做决定。

在这次的《意见》里,除了允许符合条件的社会力量从事传统出租汽车和网络约租车经营,政府还鼓励传统出租汽车与互联网平台加强合作,提供多种召车方式,利用互联网技术拓展经营渠道,发展网络约租车业务。

面对网络专车、传统出租车的经营拉锯战,宁波也将制定出台《宁波市网络约租车经营服务管理办法》,对网络约租车的准入、定价、服务等进行规范,依法合规、有序发展网络约租车。

服务质量是关键

但取消营运权有偿使用费、完善运价只是权宜之计,而并非出租车改革的终点,更关键的是要变革出租车体制机制,尤其是改革经营模式,提升服务质量。

宁波市出租汽车行业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宁波市公共交通客运管理局局长高云桢表示,根据《意见》,宁波市将进一步引导传统出租车经营者实行规模化经营,提升服务质量。改变原先的“小、散、弱”格局,形成品牌效应。

高云桢认为,今后宁波传统的出租车公司可以通过广告增加收入、与网络运营平台合作等模式,来补贴或支撑公司的经营走上规模化发展这一条路,而不是单纯地依靠收份子钱。

此外,政府也将转变行业监管方式,厘清政府和企业的职责边界,监管的重心由车辆、驾驶员向出租汽车企业转变。今后,涉及出租汽车服务质量问题,将处罚出租汽车经营者(网络约租车平台)。

在曹明看来,市场化元素和竞争机制的导入,将使出租车企业形成“拼服务”、“拼管理”的理念,使运营服务更优质化。而互联网服务质量评价和应用机制也将与驾驶员承包费考核奖惩相挂钩,驾驶员的服务意识也将得到进一步提升。

高云桢认为,此次宁波出租汽车改革的最终目的是让市民享受更加优质的服务,拥有更个性化的出行,促进行业健康稳定发展。但高云桢也坦言,若要完全实现改革目标,仍需要一个过程,在推进过程中需要稳改结合,注重轻重缓急,分步实行。(完)